儿子与巨奖(民间故事)/ 盈彩技巧

儿子与巨奖(民间故事)

by 盈彩娱乐 on 2018-03-26 20:11

陈定发是个铁杆彩票迷,彩龄算起来有八年了,可至今连个安慰奖都没中过。但是他从不灰心,因为他有好多次只差一个数而与头奖擦肩而过,所以他坚信,不是不中奖,而是时辰没到。总有一天,他一定会中大奖的。

当然,陈定发因为买奖,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老婆丢下三岁大的儿子,改嫁了。在单位,被从办公室调到保卫处当保安。不过这样也好,少了拘束,陈定发更加专心研究彩票规律走势了。

这天周末,陈定发去托儿所接回儿子。到家时,陈定发就逗儿子说:“宝贝儿子,爸爸明天就要买奖了,你告诉爸爸买什么奖,说一个号码,爸爸带你去吃肯德基。”儿子才三岁,正是呀呀学语的时候,哪里懂得什么码不码的?但是陈定发听说,越是这样的年纪的小孩说出的号码准确度越高。

听了陈定发的话,儿子怔怔地看着他,眼睛里充满一种怪异的目光,看得陈定以心里直发怵,感觉怪怪的。

一会儿,突然,儿子嘟嘟地吐了一句:“爸爸,你真的想中大奖吗?你明天就买5858这个号码吧。”陈定发听了,愣了一下,随即是一阵狂喜,急忙抱起儿子,又是亲又是啃,心想:“老天爷开眼了,托儿子给我送码来了,也该我陈定发发了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定发就备足了钱,开始疯狂地购买“5858”这个号码,他买的是私彩,二元一注,一注头奖一万五。陈定发买了八百元,要是中了头奖,那是整整六百万哪!

吃过晚饭,开奖时间要到了,陈定发打开电视机,手里紧紧攥着一摞彩票,双眼死死盯着电视机,连眼皮也不敢眨一下。

开奖时间到了,主持人报了一通本期的销售情况后,就按了一下摇奖机,随着摇奖机的转动,里面的乒乓球哗啦啦地转了起来。一会儿,摇奖机停了,随即落下了第一个号码,是“5”,陈定发松了一口气。

很快,第二个号码落下来了,是“8”,陈定发一阵高兴,手心微微渗出一丝丝细汗。

第三个号码也落下来了,是“5”,这时陈定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来了,额头冒汗,双脸激动得通红通红。老天保佑,下个码一定要开出“8”啊。

摇奖机又是一阵转动,里面的乒乓球又舞了起来,一会儿,第四个号码落下来了,陈定发的眼睛瞪得像牛卵一样大,仔细一看,是“8”。

这么说,开出的头奖号码是“5858”,这和他儿子说的号码相同,这么说,他中了头奖,那是整整六百万啊!陈定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痛!不是在做梦!

“我中奖啦,我中大奖啦!”陈定发一下跳了起来,歇斯底里地高声叫喊道,这一喊,喊出了多年来压在心里的怨气……

折腾一翻后,陈定发开始思考怎样花这笔巨款,先买一套大房子,再买一辆小轿车,然后给儿子找个年青漂亮的后妈……

想到儿子,陈定发才发现不见儿子了,他心里咯噔了一下,急忙冲进房间,一看,儿子正坐在床上玩玩具呢。陈定发松了一口气,心想,这个巨奖全是儿子的功劳,一定要好好犒劳一下儿子。

陈定发抱起儿子,猛啃一翻后,说:“宝贝儿子,爸爸明天领奖回来后,你想要什么就跟爸爸说,爸爸一定给你买,说,你想要什么?”

儿子怔怔地看着陈定发,眼睛透露着昨天那种怪异的目光,一会儿,才嘟嘟地说:“我要一套新衣服和一双新鞋子。”陈定发说:“这好办,要十套都行,爸爸明天给你买,还要什么?”

儿子又嘟了一句:“我还在一副棺材。”陈定发听了,心里一惊,脸一下全白了。感觉一股冷气掠过背脊,浑身打了个冷阵。这是什么意思?这不是明摆着,这笔巨奖领回来的日子,就是儿子的忌日吗!陈定发汗毛一下全竖起来了,浑身哆嗦着……

这天晚上,陈定发烙了一夜的烧饼,怎么也睡不着,这笔巨奖到底领还是不领?领,万一儿子的话灵验,那可不是好玩的,儿子可是他的全部希望。不领,这么一笔巨款可是几辈子都挣不来的,再说,单位里那些趾高气扬的领导太可恶了,有了钱,这口气得出出,还有,那些有钱就是娘的亲戚朋友,一定要在他们面前摆摆一下排场……

天亮时,陈定发作出了决定,这奖一定要领,儿子的话可能只是一种巧合,等有了钱,请他几个保姆,好好照顾,只要没病没灾的,哪能出事就出事?

领回全部奖金后,陈定发并没有马上存进银行,而是全部堆在床上,他要尝尝躺在钱堆里睡觉的感觉……

然而,躺在钱堆睡觉并不好玩,直到天亮,眼睛都没合上,双眼血红血红,神情疲惫。正要迷迷糊糊入睡时,儿子就来推搡他,闹着要去托儿所。陈定发想,先把儿子送出回托儿所,然后回来美美地睡一觉,再好好计划一下,怎么花钱……

洗漱完后,已经是九点钟了。陈定发拉着儿子的手,准备去托儿所。突然,他发觉儿子的手冰凉凉的,而且很柔软,像没抓着一样。陈定发心想,可能是托儿所的伙食太差了,儿子营养跟不上,一会和老师谈谈,该补什么就补什么,钱不是问题。

来到托儿所,见着儿子的老师,没等陈定以开口,老师就埋怨说:“你怎么现在才来,孩子是不是感冒不舒服,不能来了?要不能来,打个电话请假不就得了,你来做什么?”

陈定发听了,心里也来了气,这老师近视也太夸张了吧,儿子明明就在他身边,她竟然看不见?于是,也没好气地说:“别没近视也装斯文,带什么破眼镜?请看破清楚,我儿子在这里,我倒没问你,你们的伙食以后得改善改善了,要没钱,管我要。”

老师是个年青的姑娘,带一副眼镜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。听陈定发这么一说,再看陈定发布满血丝的双眼,气就不打一处来:“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,正梦游呢?这可是大白天,你别吓唬人呀,明明就你一个人,你儿子在哪?”

“你是不是睁眼瞎子?你要真瞎了,我出钱带你去医院看看……”陈定发也发火了。

“你才是瞎子,神经病!”老师也不是省油的灯,两人很快就干上了,引来不少人围观。

一个小朋友也听明白什么回事了,嘟嘟地说:“这个叔叔肯定是个神经病,明明就是他一个人,哪里见他儿子嘛?”

陈定发一急,忙对儿子说:“儿子,你叫一声老师,我倒看看, 她是不是又瞎又聋?”可是儿子好像没有听见一样,傻傻地站着不动。陈定发更火了,一把往儿子手上一抓,突然,他发现自己抓了一个空!陈定发一惊,接着,又抓了几下,都没抓着。急得他大喊:“儿子,儿子。”

突然,只见儿子拔腿往回家的路上跑去。陈定发急得赶紧追上去,但是儿子脚上好像踩了云,轻飘飘地,像飞一样,远远的把陈定发甩在后面……

后面,只听老师说了一句:“神经病!”然后,就是一片哄笑……

陈定发气喘吁吁地赶回家,当他打开家门时,被眼前的景像吓呆了:只见原来铺在床上的钱全部都变成了花花绿绿的冥钞——也就是俗称的鬼钱了。

看着一堆花花绿绿的鬼钱,陈定发像魂儿出窍一样,神情恍惚,双目失神……

好久,陈定发发疯地大喊:“儿子,儿子,你在哪里?你快回来吧,爸爸不要这钱了,爸爸以后不买奖了,你回来吧。”说着打开儿子的房门,一看,儿子正躺在床上睡着呢。

陈定发走近一看,儿子正穿着一套新衣服和一双新鞋子,脸色像石灰一样白,早已死去多时了……

移动终端

文章归档

最热点击

热门话题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